装逼一周年

以下文字语言粗鄙,请酌情阅读。

古人有云:造假阴道,乃以橡胶等质,似人体组织者为材,摘其原生殖器,以假填实。此过程及其结果,名曰「装逼」。

上面的内容是胡扯,但当我把性别确认手术称作装逼的时候,我真的有朋友是这么想的。我遇到的很多人都说,我是他们见过的第一个跨性别者。每当我听到这些话,我都很难过。因为这代表跨性别群体的失声非常严重,visibility 也不够。这也是为什么我虽然很想 stealth, 但我依然把经历发布在网上。除非我主动提及,希望你如果在过去,现在,或者将来认识我,并且我们在过去,现在,或者将来,通过任意一种方式线上或者线下沟通,请不要以任何形式向我,或者向第三方透露你知道我的经历。不替别人出柜是基本礼仪。趁着一周年之际,和大家分享一下装逼感受性别确认手术后的感受和变化。


恢复

性别确认手术算是个蛮大的手术。当时我从推进手术室到醒来至少经过了六个小时,而我医院账单里的各项术式也证明了它的复杂程度。越是复杂的手术恢复时间越长,但不知是我年轻还是医生水平不错,术后两周的我还不得不待在家里打塞尔达,术后四周的我已经能和当时的室友出现在 20 mile 之外的火锅店了。术后五周的我更是能天天傍晚跑去湖边看萤火虫。我从去年六月份开始行动很自由,只不过躺得久花了一些时间让自己的身体状况回到从前。

伤口

一开始我的伤口还算是很明显,而且很肿,所以非常丑。大概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我不敢看自己的逼,不仅害怕,而且觉得丑。我不明白为什么人类的生殖器官都那么丑?造物主就不能造的好看点儿吗?毕竟是自己的身体,看久了也就习惯了。有过一阵子我用 iPad 仔细观察我的逼,发现它除了有点吓人之外,好像恢复得还不错。我的大阴唇很好看,它不是对称的,像是闭合着的蝴蝶翅膀。我的小阴唇藏在大阴唇里面,需要用手拨开才能看到,粉色的小阴唇像是藏在花丛中的花骨朵。我手指不自觉地离远一点——我可不想伤害到它。我的阴蒂藏在最上面,在不被刺激的情况下需要拨开才能看到,很小很可爱。我的外生殖器周围有阵线缝合的痕迹,因为藏在阴毛里,用眼睛很难看到,不过用手摸的话能摸出起伏的缝合痕迹。朋友送我的「舒痕胶」我一直懒得抹,现在再抹是不是有点晚了?我有时候站在镜子前会想,真的吗?我真的一年前才有的逼吗?

过去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年。记得手术结束后,我当时还在恢复期。当时我的房间朝南,夕阳西下的时候阳光照进卫生间,而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晒逼。橘黄色的落日余晖照在我的逼上,我的胯部,我的小腹,我的大腿上,我的逼就像镶了金一样,这就叫落日熔逼。我人生中从未有过如此一刻这么美好,夕阳照得我身子暖洋洋的,我凝望着我的逼:太美了,不可方物。

自慰与性行为

妙不可言。

花费

这是让我最最感到幸运的地方。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泰国做性别确认手术,至少要准备10万元人民币才能基本满足手术花销和术后的开销。这边的医院向我 charge了 $37,500 的 Hospital Services, 包括但不限于我手术使用的病房,手术室,药物,Surgical Supplies and devices, Lab, 麻醉师, 恢复室(术后等我清醒的地方)等等。不仅如此,还向我 charge 了 $23,000 的「手术费」,根据手术项目收费。最贵的一项是 Island Pedicle Flap Graft, 也就是皮瓣移植,要 $5000 多。最便宜的一项则是 Removal of Scrotum, 只需要 $1500 左右。保险公司支付了大半部分,与此同时医院的 Financial Assistance 项目也支付了保险公司没有支付的部分,我最终的支出只有入院时的 copay, 大概只有 $100 左右。这 $100 我不仅享受到了住院期间免费点餐送餐到桌,临走时还问他们免费要了个辅助行走的医疗器械。而且我还舒舒服服地住了五六晚,比青旅都划算。

「割以永治」

没有阴茎睾丸等男性外生殖器的最大感受是,我彻底不用担心 bulge 了。我在术前本来就不太担心:我从 2016/2017 年左右自行开始激素疗法,雌性激素的升高和雄性激素的降低会缩小阴茎与睾丸的尺寸,所以之前的外生殖器很小(yay!!). 我只需要一条稍微紧一点的内裤就可以自由穿leggings. 如果我需要运动或者无法调整外观的时候,我会穿两条以防万一。

但这是不健康且危险的。睾丸应该保持在凉爽的地方(所以它一直在体外,而且会随着温度的变化调整与人体核心部位的距离),隐藏 bulge 的所有方法都会让睾丸的温度升高,从而影响精子活性以及可能诱发睾丸癌等。这些烦恼,不便,和担心在手术之后统统消失了!

我不喜欢 leggings, 但我在装逼之前会常穿,因为我认为这是对我性别认同的肯定。这和穿裙子等「女性化的服饰」是类似的道理。不过在装逼之后,我的自信心大增,我不再需要一条 leggings 去 convince 自己我是女性了!现在事后诸葛亮一下,我一直以来的担心和忧虑只是因为我不自信,而自信是别人无法给你的。尽管我周围的同学和朋友都非常nice, 但我也不得不承认,我在术后的自信比术前要高很多,每天更开心了,生活也更幸福了。

药物与月经

我不再需要抗雄激素来阻止睾丸「正常工作」,但我依然要使用雌激素来保证身体健康。我装完逼后刚开始那几个月还是很听话地打针,但我有一天忽然不想打针了,就找医生给我开了个 patch. Patch 的好处是激素释放非常稳定,激素水平几乎是一条直线。但 patch 的使用体验非常糟糕:容易脱落,容易在皮肤上留下痕迹。但最糟糕的是,它没法给我提供足量的激素——它甚至没有办法能让我达到期望雌激素水平的下限。

Menopause

Menopause 指的是 Low estrogen or progesterone levels (or both), 而我 technically 经历了一次绝经,但这并不能全都怪 patch, 因为我是真的非常好奇绝经是什么样的——所以我主动试了一试。我的好奇心很重,我身边接触不到已经更年期的熟人,所以我真的很好奇会有哪些症状。

潮热

潮热发生的时候我的胸口会忽然变得很热,从而感觉全身都莫名其妙地,不舒服地热起来。当时正好是冬天,我想降温就开个窗户或者直接打开冰箱贴上去。潮热随时都会发生,在家且闲的时候还好,在外的时候出现潮热真的非常影响我的生活,这也是我感受最为明显的症状。

情绪变化

因为我平时比较注意自己的情绪,所以我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不太对,比如一天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,却闷闷不乐;好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无感或者感到无聊,一觉醒来就觉得人生无望等等。而且日常生活里,很容易生气,容易对别人颐指气使(这还是我在尽量控制的前提下);且更加没有耐心。

睡眠问题

更加容易半夜醒来,睡不踏实,或者干脆睡不着。作息紊乱而且持续性地浑身疲惫,不想动弹等等。

会不会想要月经?

不会,月经除了证明 fertility 之外我没看到任何用处。我有一些朋友她们很想来月经,我可以理解也可以共情,因为它不仅是一种能力,也是一种社交的话题,或者一些别的好处。虽然我曾经也想过,如果我能生个小孩儿就好了,但这是在我用孕激素的时候会产生的想法。在我停止使用孕激素之后,这种想法从未再出现过……

孕激素属于可选的药物,有的医生觉得它没用,所以不给开;而有的医生就愿意开。但我想要孕激素(口服黄体酮)是因为它的副作用——眩晕。 黄体酮的半衰期只有几个小时,这意味着在服用后仅几个小时就能达到峰值,它的副作用也在达到峰值时效果最为明显,我晕得就像喝醉酒了一样,甚至需要扶着墙才能走,而我一晕就直接睡觉,简直比褪黑素还要管用。其他的一些作用,比如让乳房变大,皮肤变好,性欲更加旺盛等等对我来说吸引力一般,而且比较「玄学」:有的人反馈会有这些作用,而有的人则完全无效。

不方便的地方

生理

不仅我的阴蒂很敏感,我的全身都很敏感,我虽然是无性恋但我非常容易 be aroused by myself. 所以小便之后的擦拭让我感到非常痛苦。相比较尿道口裸露在外的身体设计,尿道口在藏在身体内部非常不方便。光是接触阴唇我就已经会 be aroused, 更别说擦拭了。所以我一直以来都是按一按了事,我知道这么做可能无法擦拭干净,但我能做的就只有在洗澡的时候多清洁一下。

生活

这个社会允许奇怪的人,允许女人,但不允许奇怪的女人。一个奇怪的女人会被叫作 witch, 阁楼上的疯女人,或者更加简单直接,疯子。这一年我更加深刻地发现,做一个正常(男)人和做一个正常的女人是不同的。

当我愈发自信认可自己是一名女性的时候,我也愈加发现我的失语。比如,在计算机领域,一句话如果由我(女性)说出来,那肯定没有一个油头满面不修边幅的男性说出来的可信度高。我也发现,在我工作的时候,我说的技术相关的话有更大概率会被忽略,而重复我说的话的男性却会被认可。哪怕我真的很厉害,我自己说我很厉害也没用,这个时候如果有一名男性在旁边说,她写代码超厉害的,我因此才能得到认可。

这些是我之前很少经历的,而做一个正常的女人你只需要做到以下几点:不激烈地表达自己的观点,习惯在说话的时候被打断,习惯被忽略,习惯被说教,习惯别人说自己会感觉不舒服的话,「该示弱的时候示弱」等等。

所以当我的朋友问我,你更喜欢当男生还是当女生,我说我更希望当男生。我朋友一愣,我说,因为会有人听我说话,我很怀念。我不打算 fight against it because it is fighting with the whole cisheteropatriarchy. Someone accused me before for being a “coward” but my abilities are limited, and everything I’ve done is for myself but not for satisfying others. 在 Reddit 上有一串讨论,标题是 What is it really like to lose your male privilege?,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查看。

最后想说的话

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这会是我倒数第二次撰写跨性别相关的经历。我过去一年很充实,享受着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,开心的时候就笑,不开心的时候就哭。我第一次觉得「做自己」能这么爽。去年之前的我,日常生活里多是胆怯,害怕,还有内心的苦笑,而术后我的人生好像才又一次重回正轨。如果你想了解我之前的手术经历,可以访问性别确认手术

这篇文章写了三天,越写越写不下去,觉得没什么好写的。不过,我在写文章的时候顺手还做了个 spoiler 的插件,那些跳动的星星点点之下是我隐藏的文字,大都是些生殖器官的名称,和一些「不政治正确」的话。把鼠标放在上面或者用手点一下(移动端)就可以看到背后的文字。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,或者喜欢我特地做的小插件。欢迎评论,我们下次再会。

14 Comments

Moyan132 2024-05-16 Reply

保险真的厉害,这都可以覆盖到,恭喜

owl 2024-05-10 Reply

感谢博主分享!能看到这么真实生动的记录真是太好了!
(另外按一按其实完全ok,小时候我妈教我也是按一按就行,因为想要真正擦干净其实是很难的,所以也只能靠洗澡的时候彻底清洁 :grin:

椒盐豆豉 2024-05-10 Reply

失声问题严重是真的所以博主的分享就更有意义了!想到十几年间同性恋的 visibility 已经通过大家的发声大有改善,亲身经历了很多人听到”为什么我不认识任何同性恋”的反应变成“说明你有问题”的变化,希望跨性别群体的 visibility 也会很快有类似的积极改变,也谢谢博主勇敢地分享!

另外想顺便问一下这篇文章的链接欢迎在其它渠道分享吗?显然三次元不认识博主,但想确认一下没有 miss 掉文首 disclaimer 里的意思。

(标题就很妙了,看到割以永治更是会心一笑哈哈)

雪糕 2024-05-10 Reply

我之前有privilege的时候虽然知道有失声问题,但我当时还too young too simple, 也没有太多经历。最近(尤其是术后stealth)我经历了很多,也让我很无奈。猎奇,毫无边界或者自以为是地猜测是常有的事;忽视与不在意也是家常便饭,有一阵子我真的非常难过,希望有朝一日这个社会会更加进步吧。

我一开始的disclaimer的意思可以理解为,我平时不主动聊跨性别相关的话题,对方也不要主动提。所以,可以!欢迎在其他地方分享这篇文章! 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——让更多人看到跨性别群体。

椒盐豆豉 2024-05-10 Reply

好的!再次感谢博主分享!
另外我刚才在电脑现在在手机上 chrome 多次浏览本文都会过一会儿就 crash,不知道是否是新功能的问题,console 和 network request 都没看出什么端倪🤔

雪糕 2024-05-10 Reply

有可能是spoiler导致的性能问题。每个spoiler block都是由300个独立的像素点实现的,spoiler block太多就会这样。我编辑了文章减少了一些spoiler, 不知道现在还会不会crash?

椒盐豆豉 2024-05-10

现在似乎没问题了! :mrgreen:

Chloe 2024-05-10 Reply

很酷的记录! (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字典活动

雪糕 2024-05-10 Reply

谢谢,我也没想到我能这么酷 :lol: :lol: :lol:

糯瑞 2024-05-10 Reply

感觉你自己做research通过不同途径让手术价格变得可接受真的很厉害

雪糕 2024-05-10 Reply

谢谢因为我是真的没钱啊!!!! :cry: :cry: :cry: :cry: :cry: :cry: :cry: :cry: :cry: :cry: :cry:

- 2024-05-10 Reply

希望更多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会被你inspired!

null 2024-05-10 Reply

求科普敏感是会湿的敏感吗

雪糕 2024-05-10 Reply

会敏感,但不会湿(self lubricating),而且医学也一直在试图攻克这个问题。

发表回复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